来自 实亿彩票网址 2018-08-12 13:18 的文章

第五凌若的眼睛也不禁湿润了,虽然她恨常剑南

她们看到这里,已然明白,那对女儿,肯定就是她们。
 
    她们是孤儿啊!
 
    她们本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她们从小就住在蓝田县,从她们懂事起,就住在那里,有一幢大宅子,有一个细心的内管家和一个老成的外管事打理府中的一切,可是她们没有普通孩子所拥有的一切。
 
    没有父亲,
 
    没有母亲,
 
    无论问谁,她们也问不出真相。
 
    忽然有一天,她们就被送进了长安城,送到了西市,送到了常剑南的身边。
 
    她们第一眼看到那个魁梧如雄狮的男人时,心里是惧怕的,但很快,他的慈爱就令她们戒意全消。其实两个人脑子里也曾转悠过一个荒诞的念头:常老大这么疼我们,不会就是我们的父亲吧?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在心里转转罢了,很快就被她们自嘲地抛开了:怎么可能。常老大在西市说一不二,如果我们是他的女儿,他有什么不能说的?他何必隐瞒?
 
    现在她们知道了。
 
    战争结束了,那个造反的父亲成了皇帝。
 
    初为天子的他,需要各个世家高门的支持,不会容忍自己的女儿与曾经捐赠大批钱财资助他起兵的柴家分手,让他落一个薄待功臣的骂名。他也不能容忍百姓心中完美无暇的那个女儿,有所瑕疵,让皇室蒙垢。
 
    所以,外人眼中,那仍是一对完美的夫妇。连那丈夫当初独自逃生的劣行,都被包装成了夫妻二人大义面前各自有所承担的佳话、美谈!
 
    后来,她们的母亲与她的丈夫又有了几个孩子。
 
    再后来,当初在军中时,她与麾下一员大将有染的传闻渐渐传到了她丈夫的耳中,然后,她开始承受无尽的精神折磨。
 
    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她,却在家庭的冷暴力下,每日郁郁寡欢,直到这无形的折磨衍化成了真正的病痛,含恨而逝。她为她的家族牺牲了一辈子,只在临死的时候,才反抗了一回。
 
    她把自己,葬在了终南山,葬在了与她真正爱了一辈子的那个男人一夕缱绻的山洞里。而她丈夫那里,只是埋了一个衣冠冢。皇家得了体面,她丈夫得了体面,她独自在终南山上,守望着那座楼,守望着她的爱人。
 
    看到这里,良辰美景已是泪水涟涟,打湿了信纸。
 
    常剑南一直小心地回避着他深爱的那个女人,却又有暗中守候着她,不舍远离,又不敢靠近同,生怕影响到她的一切,直到她死去。直到他深夜前去拜祭,却在暗中听到她贴身的侍女在灵前哭诉怨怼,说出她丈夫对她的种种折磨。
 
    于是,已久不握刀柄的西市之王重新拿起了他的刀。
 
    他,干掉了那个驸马,干掉了那个权重一时的皇室宠臣。
 
    但是,天不假年,当年卧冰饮雪的战场生涯,常年抑郁的思念,让他也染上了恶疾,虽然他的躯体依旧强壮无比,但内脏的病变,却是他无法打败的敌人。
 
    当他得知这一切,他就开始筹备了。他要在去见他的女人之前,安排好他的一双宝贝女儿,这才能放心地闭眼。
 
    良辰美景看到后来,已是哭作一团。
 
    第五凌若的眼睛也不禁湿润了,虽然她恨常剑南瞒她这么多年,没有告诉她情郎“离去”的真相,但除此之外,常剑南真没有半点对不起她的地方。常剑南和那位传奇的三娘子之间的爱情故事,一样令她感动。
 
    看到常剑南像个老人似的反复唠叼对女儿的安排,对她们未来的不放心,甚至考虑到有朝一日这对一个娘肚子里一起长大的亲姊妹会不会产生利益纠纷,所以以父之名,对他的一对宝贝女儿提出一生中唯一一个请求:她们要共嫁一夫时,良辰美景哭笑不得,先是噗嗤一笑,旋即,心里更酸,心中更痛,泪水模糊了眼睛,哀伏于地,泣不成声。
 
    最后一张纸,是对后事的安排了。
 
    良辰美景根本没看,信被他们甩到了一边,两姐妹扑到榻前,颤声唤了一句“父亲”就悲痛的再也说不出话。
 
    两人抽泣着,许久,良辰才断断续续地道:“阿爹,您放心,我和妹妹,会相亲相爱,一生一世,相互守候,绝不叫您担心。”
 
    美景红着眼睛道:“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弥留中的常剑南好像听到了这句话,他的眼角缓缓淌下一颗浑浊的泪珠,喉头咕哝了两声,身子一沉,咽了气。
 
    不知道是因为肌肉松驰下来的缘故,还是因为什么旁的原因,他的神情变得无比安详,隐隐然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
 
    他躺在榻上,对面的窗子看着,窗外是蓝天,蓝天上有白云,白云下是远方青翠如黛的山峦,那是终南山的一座山峰。
 
    (本章完)
 
 第339章 乔大梁的算计
 
    “不好啦,李市长掉阴沟里啦!”
 
    尖叫的是小乔。
 
    乔三乔四两兄弟,在李鱼的护卫队伍里,被称为大乔和小乔,虽说这两兄弟一点也不像江东美人,二十郎当岁的大小伙子,魁梧雄壮,阳刚气十足。
 
 
    用灌粪汤的方式洗胃,这个确实是有效的土方,其实就是为了催吐嘛,但这玩意儿也太恶心了,李鱼要是想吐,把手指伸进喉咙一样办得到,干嘛要喝那五谷轮回之地的产物。
 
    李鱼频频出事,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听了也不放心了,急忙的赶了来,李鱼见了不禁一阵绝望。
 
    “不好啦……”
 
    这回喊的却不是摩擦在李鱼身边的诸多大汉,而是从西市署跑来的大账房,大账房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那嗓子吊得比台上的优伶还高亢几分:“常老大过世啦!”
 
    “嘎?”
 
    众里寻死千百度,把自己折磨的狼狈不堪,偏偏一次次被那些难缠的小鬼拉扯回来的李鱼差点没噎死。
 
    想死的死不了,不该死的倒死了,这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