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实亿彩票官网 2018-08-12 13:26 的文章

也不乏惊慌失措以为要被不分敌我一股脑干掉的

 常老大居然还活着,这一幕,把整个大堂内所有的人都震住了。
 
    大堂内从混战迅速静寂下来,而大堂中的变化自然也被大堂外混战的人群注意到了。
 
    虽然他们不知道大堂内发生了什么,但很显然,必有大事发生。
 
    所以,与东篱下最为接近的战斗者最先停了下来,观望声色。
 
    然后,依次是更远的所在。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楼上楼”向下观望,他会发现一幕奇观:
 
    反物理常态的“涟漪”。
 
    静波平湖之上,抛下一粒石子,它会荡出一圈圈涟漪,向远处一层层荡漾开来。
 
    而此刻,却是静止。
 
    这平湖的核心先静止下来,随后一圈圈的向外凝结、定住,仿佛冻结了一般,只是没有变成冰雪一般的白色。
 
    “砰!”
 
    常剑南一脚踢出去,给他用的棺椁,自然是最上好的楠木,楔铆严整,比钉了钉子还结实,而且四角都箍有铜箍,就算用大铁槌,以大力士重击之,没有个几十下,也休想砸得开。
 
    但常剑南只是一脚踢去,前方的棺木就被他踢得破裂开来,向前飞溅。
 
    前方,正是楚清及其一群心腹手下,不少人登时如遭利箭攒射,头面身上,碎木淋漓,惨叫着捂面倒下。
 
    常剑南一步一步,就从那棺木中走了出来,威风凛凛,恍若天神。
 
    良辰美景喜极而泣,流泪道:“老大……阿爹,你还活着?”
 
    她们终是叫习惯了,而且在常剑南活着的时候,始终不曾与她们相认,所以这一声“阿爹”终是不如“老大”叫得顺畅自然。
 
    乔向荣两股战战,直到他暴露了野心,而又见到了“复活”的常剑南,他才知道,积威之下,自己究竟有多惧怕常剑南,那是发自骨髓的恐惧。
 
    也许,当他登上王者之位,再有个三两年养其心,雄其志,那时即便常剑南死而复生,他也已经拥有了至尊王者的气度涵养,不至于见之胆丧。但此刻还不行,那是气场上的完全压制。
 
    乔向荣期期艾艾地道:“老……老大,你……”
 
    乔向荣如此不堪,凌约齐、郭子墨等人可想而知,比他更加的不堪,一个个两股战战,已经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
 
    第五凌若见此一幕,冷静地打了个手势,她的人立即散开,向前呈现出半包围的姿态。
 
    这就是站队了。
 
    第五凌若并不知道常剑南假死,而且一见常剑南是假死,她马上也就清楚了:所有人都在常剑南的算计之下。如果她刚才有了野心,亦或投到乔向荣门下,此刻她也会成为常剑南必杀的目标。
 
    幸好,她选择对了。
 
    虽然,她不及桃依依和安如两位大柱以及那些老军,是坚定站在良辰美景一边,但此时表态,也还来得及。
 
    她本也没想彻底站队,她没有向上爬的野心,那么保持相对独立的立场,对她来说,反而是更有利的。
 
    常剑南微笑地看着乔向荣:“你知道,我不反感旁人反对我的意见。但阳奉阴违,我是一定要严惩的。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出远门,所以我很好奇,我想看看,有谁不听话,所以,我又回来了趟。”
 
    生与死,在常剑南口中,只是一次出远门。
 
    美景破啼为笑:“老大,你明明没病,偏要吓我们,回头非与你算账不可。”
 
    这厢里,谈的是生与死,成与败,那厢里,人家父女之间却是鸡毛蒜皮,家长里短。
 
    偏偏越是如此,乔向荣等人心理压力更大。
 
    静寂,很快就终结了。
 
    因为,洪辰耀出现在了大街上。
 
    洪辰耀是个老兵油子,老兵油子最懂得趋吉避凶,但这种油滑与畏死其实并不是一回事。
 
    试想,一个敢于用死亡率最高的“梯头”来求生存的狠人,怎么可能是个胆小鬼。
 
    这种人其实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所以当这种人有所决断的时候,杀伐果决,绝对是个一等一的狠人。
 
    他站在长街上,看着定格般站在那里的各方人马,陡然一声大喝:“儿郎们!”
 
    墙后边、房顶上、窗棂内,一个个人头攒冒,一张张硬弓张开,同时一声轰然应诺,气壮如山。
 
    洪辰耀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那是久经杀阵的人,对生命的冷漠。
 
    “杀!”
 
    战场上,哪容得你啰哩吧嗦,洪辰耀的命令,简洁明了。
 
    外边的人,都是更基层的人了,所以拥戴常老大的人,或只是来参加葬礼的人,手里边是没有兵器的,谁来参加葬礼还揣着那个?这也是明确双方身份的重要凭据。
 
    因此,洪晨耀一声令下,那些箭手立即乱箭齐射,从各个角度,向那些手执刀剑,刚刚还杀得甚欢的乔大梁一派人的攒射过去,仿佛雨打芭蕉一般。
 
    眼看着利箭嗖嗖地从耳畔、肩头掠过,那些无辜者和常老大的拥戴者一个个都吓呆了,眼见刚刚要还取其性命的对手纷纷中箭倒地,毫无还手之力,一个个比刚刚面对敌人的刀箭时还要恐怖。
 
    其中,也不乏惊慌失措,以为要被不分敌我一股脑干掉的人,仓惶尖叫,四处逃窜,结果反而误伤误死在流矢之下。
 
    不过,站在上首,按刀而立的洪晨耀眼都不眨。
 
    这厢一动,更外围的人不明所以,也再次陷入混战。
 
    只有东篱下,依旧静寂无声。
 
    打仗,还有比常剑南更擅长的人么?尤其是,他当年可是跟着平阳公主,从无到有地建军,从弱到强地壮大,从打游击到正面硬抗大隋官兵,各种战法烂熟于胸。
 
    乔大梁,一旦说到打仗,他那些所谓的战法战术,阴谋伎俩,都成了小孩子过家家。他一个企业家,在战场上懂个毛啊,还有没有一个参加过几次战斗的新兵有经验。
 
    大街上,在收割生命!
 
    在一面倒地收割生命!
 
    当每人一壶箭射光之后,所有的人都拔出了刀,珍藏多年,依旧锋利无比的陌刀,冲了出去。
 
    没有混战,没有哪个英勇者独自冲上去呈英雄,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按着有条不紊的步伐,一步步踏进,手中陌刀上下起落,左右翻飞,当他们一步步辗压过去之后,原地留下的只有残肢断臂,和根本没有武器,抱头蹲在地上簌簌发抖的无辜者。
 
    今天,西市大歇业。
 
    没有外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圈内人,都是这个江湖中的人,
 
    今天的风浪是大了点儿,但,这就是江湖,他们必须学着适应。
 
    “老……老佛……”
 
    乔向荣战战兢兢地往张二鱼身边靠,试图谋得他的庇护。
 
    西市至尊,他已经不敢想,但若有张二鱼庇佑,去东市谋个大账房的安逸位子,相信以他的能力,张老佛还是乐于任用的。
中,曾为正副搭档,不过,关系并不友好。后来各据一个商业王国,因为同业竞争的关系,老死不相来往,关系就更加的冷漠。
 
    这是外界所有人,甚至他们两人身边许多心腹都认定了的事。
 
    不过,没有人知道,张二鱼救过常剑南,常剑南也救过张二鱼,两人是生死之交,莫逆兄弟。
 
    关系冷漠,不相来往,只是两个人的一种默契。
 
    给人一种两人关系不好,甚至很僵的印象,对他们彼此,都是一种保护。
 
    这一次,这种保护就发生了作用,常剑南想引蛇出洞,张二鱼爽快地答应帮忙,结果乔向荣这条大鱼一钓就上钩,果然毫不生疑。而且因为张二鱼的慨然相助,凌约齐、郭子墨等犹豫不决的“中间人”才果断站队,所有隐患,因此可以一朝解决。
 
    所以,他们这种不和,还要继续下去。
 
    很显然,经过今天这件事,两个人的隔阂会更深。
 
    天下间只会有更多的人,认为两个人已成死仇。
 
    这样,很不错!
 
 第343章 人之常情
 
    外面的战争,很快就结束了。
 
    当洪辰耀率领一群老军以及老军以军阵之法训练出来的人,犁庭扫穴一般将站在乔大梁一边的人果断屠杀殆尽之后,外围那些小鱼小虾就自动自觉地放弃了抵抗。
 
    “东篱下”,依旧气氛紧张。
 
    郭子墨紧张的喉头发干,终于结结巴巴地插了句嘴:“常……老大,属下……属下从没有背叛老大的意思。只是以为老大……去……世了,西市唯乔大梁最大,属下……”
 
    “属下该死!”
 
    楚清卟嗵一声跪了下去,号啕大哭:“乔大梁势大,属下上有老母,下有妻儿,为一家人生计,不敢不从啊,求老大开恩,属下什么都不要了,只求老大开恩,释我一命……”
 
    唯有凌约齐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眼见二人一个推诿,一个狡辩,凌约齐长长地叹了口气:“两位,起来吧!再怕死,早晚还是要死。再不想死,事到如今,你们以为,老大还会放过我们?别丢人现眼了。”
 
    李鱼听了,倒不禁对凌约齐有些另眼相看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常剑南传位、假死、再活过来,所有这一切布局,都是为了引出不安定份子,把他们一网打尽,这时候的的确确用什么理由,都不可能打消常剑南的杀心,更何况他们的理由如此拙劣。
 
    难得凌约齐倒是看得透澈,倒是一条汉子。
 
    常剑南没有理会这三人,而是转向乔向荣,饶有兴致。
 
    “老乔,你不会武,上个楼都喘。但是,真正的人上人,向来是劳心者。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从来都不曾小觑过你的能力,可惜,如果不是你的野心太大,你原本可以是良辰美景最好的臂助。”
 
    良辰美景听到这里,脸色顿时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