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实亿彩票登录 2018-11-21 18:55 的文章

当女生喜欢男生的时候她就会不敢和对方讲话你

虽然他的溜须拍马之心路人皆知,可鹤发童颜的刘老太太还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对这个小伙子大加赞赏。
 
    听到苏锐总是受表扬,凯斯帝林的心里却冒起了一股酸溜溜的感觉。
 
    男人之间总是有着很强烈的争强好胜之心,凯斯帝林从小就是优秀无比的,他可不想输给任何人。
 
    可是,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他,对于家务事根本就干不熟练,而那些锄地翻地的事情,更是一窍不通。他若是去帮忙,肯定会搞砸的。
 
    所以,凯斯帝林觉得自己被比下去了,他还是明智的选择不插手了,堂堂黄金家族的继承人,只能跑到一边独自生闷气了。
 
    忙活了一整天,看看时间不早了,苏锐就告辞了,他还得去看望夜莺呢。
 
    凯斯帝林见到这家伙终于走了,不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压抑的一天终于结束了,真是不容易啊。
 
    于是,晚饭过后,凯斯帝林便把歌思琳给叫到了身边。
 
    “你是不是想立即去和阿波罗游山玩水?在这里一天都不想呆了?”凯斯帝林问道。
 
    没想到歌思琳却连连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不不不,哥哥,我只想和你在这里静心潜修。”
 
    看着此景,凯斯帝林忽然发现,妹妹在处事风格上和苏锐简直是越来越像了!
 
    真是简直了啊!这说话的语气都快一模一样了!
 
    要是这种状况持续下去的话,那么天知道高贵的黄金家族小公主会变成什么样子!
 
    想着这极有可能发生的情形,凯斯帝林不禁感觉到一阵阵的头大!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公子同志也是改变不了的,眼下,他只想让苏锐离自己越远越好,实在不想见到这个糟心的家伙了。
 
    “你去跟阿波罗旅游吧,注意安全。”凯斯帝林摆了摆手:“明天就可以动身。”
 
    没想到歌思琳却还是一副相当淡定的样子,她摇了摇头:“哥哥,我不去。”
 
    “不要再装了。”凯斯帝林没好气的站起身来:“明天就去。”
 
    这句话是命令了。
 
    歌思琳笑的异常灿烂:“哥哥,你这是要赶我走吗?”
 
    看着妹妹的笑容,凯斯帝林简直想吐血。
 
    他很想不明白,歌思琳和苏锐明明压根没见过几次,可为什么他们的气质竟然如此的相似了?
 
    捂着疼痛的脑仁,凯斯帝林郁闷的回柴房睡觉了。
 
    而歌思琳站在院子的门口,望着头顶上灿烂的星空,眼睛里面满是喜悦和期待。
 
    她最期盼的事情,在明天就能变成现实了!这简直和做梦一样!
 
    …………
 
    此时,苏锐回到了夜莺的房间,这姑娘还处于深度睡眠之中呢。
 
    他之所以回来,还是因为担心夜莺,要是这姑娘在熟睡过程中遭到了侵犯,那可就太蛋疼了。
 
    从进入酒店开始,服务人员看到了苏锐,就开始窃窃私语,甚至有的还如临大敌,这让苏锐十分无语。
 
    苏锐所不知道的是,这里的经理甚至都准备好了,准备多给苏锐更换几次房间——谁也不知道他今天晚上会弄塌几张床。
 
    苏锐简单的冲了个澡,便在夜莺的身边睡下了,后者对这一切都毫不知情。
 
    歌思琳第二天并没能出发,因为苏锐一直没回来——夜莺还没醒呢。
 
    终于,第三天早上,苏锐起床之后,来到浴室里面冲着澡,哼着小曲,不亦乐乎。
 
    结果夜莺风一般的冲进来。
 
    苏锐还以为对方睡着了呢,所以浴室门并没有反锁,发生了这种情况,吓的他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而夜莺都两天多没上卫生间了,憋的完全控制不住,等坐在马桶上才发现苏锐竟在旁边淋浴房里,而且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自己。
 
    夜莺的俏脸登时红透了!
 
    虽然双方还隔着一道玻璃门,门上还有着不少的水汽,但这场景实在是太尴尬了!
 
    “咳咳。”剧烈的咳嗽声响了起来。
 
    苏锐说道:“夜莺,你好了没,好了就抓紧出去。”
 
    夜莺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她简直想把头埋到地缝里:“没好。”
 
    …………
 
    整整一个上午,夜莺都没有和苏锐讲话。
 
    两人办好了退房手续,她的脸还红扑扑的。
 
    发生了这种事情,让她一个妹子家家的怎么见人?
 
    苏锐笑呵呵的说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咱们都是自己人,再说了,刚刚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夜莺仍旧红着脸不讲话,她的脸颊都开始烫手了。
 
    尼玛,这叫什么事儿啊!
 
    还有什么事情能够比现在更狗血的吗?
 
    等回到了翠松山地界,夜莺跟刘和跃告了个别,便要回到门派去。
 
    苏锐一把拉住她:“翠松山都这样对你了,你还回去干什么?”
 
    夜莺还不讲话,看来早晨那事对她刺激蛮大的——实在是太丢脸了,让她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苏锐了。
 
    “我跟你讲,早晨那事情你真的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至少我都没当成一回事。”苏锐越解释越乱:“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听到,好不好?”
 
    夜莺才不会相信,先前这个家伙的眼睛瞪的滚圆滚圆的,现在还说自己没看到什么,他眼睛瞎了吗?
 
    夜莺仍旧不吭声,推开苏锐就要往山上走。
 
    “我知道了,我记得书上说,当女生喜欢男生的时候,她就会不敢和对方讲话,你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对不对?”苏锐指着夜莺,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
 
    此时此刻,夜莺很想把苏锐给砍了。
 
    “胡扯。”
 
    她红着脸说了一句,语气却并不怎么重,这不是斥责,更像是无力的申辩,为了反驳而反驳。
 
    说完,她便推开苏锐,跑上山了。
 
    “你未来究竟打算怎么办,想好了就告诉我一声啊。”苏锐把手扩成喇叭状,喊道:“要是没想好,也跟我说一声,我帮你想!”
 
    远远的,夜莺听到了这句话,她的身形很明显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继续朝前奔跑着。
 
    “真是个有个性的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