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实亿彩票登录 2018-11-21 18:53 的文章

还要再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他带来了族长爷爷的

 如果周围的气氛渲染的更强烈一些,那么歌思琳说不定会再对苏锐的嘴唇来上轻轻一吻的。
 
    “不客气。”看着阳光下的歌思琳,苏锐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形容词,那就是——明媚。
 
    真是个明媚的姑娘。
 
    歌思琳用她那好看的眼睛很认真的看着苏锐:“阿波罗,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这种提升是我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
 
    在歌思琳的眼睛里面,涌动着亮晶晶的光芒,那是一种梦想成真的样子。
 
    “都说了不用客气,随手为之罢了。”苏锐轻轻的笑道:“如果你真想感谢我的话,那就请我吃顿饭好了。”
 
    苏锐只不过是随口一说,而歌思琳却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没问题,你想吃什么?”
 
    “随便,路边摊就行,我胃口特别好。”苏锐笑道。
 
    然而此时的苏锐却没意识到,他和歌思琳的这种相拥姿势,真的是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人。
 
    “那可不行。”对华夏语有着深刻理解的歌思琳竟也明白“路边摊”是什么意思。
 
    “让我认真的准备一下,这顿饭我想要隆重一些。”歌思琳说道。
 
    听到这句话,苏锐爽快的就答应了,他压根就没多想。
 
    不过是一顿饭而已,能隆重到哪儿去?
 
    可歌思琳是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小公主,她所说的“隆重”,和苏锐这种草根出身的“隆重”,可绝对不是一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了重重的两声咳嗽。
 
    这是凯斯帝林的声音。
 
    歌思琳见状,连忙松开了苏锐的脖子。
 
    也只有在苏锐的面前,她才能够如此的“放飞自我”,倘若是她的行为被家族中人看到,那可就是大逆不道了,家族中那些顽固的老人们会把这件事情的重要序列无限度提前的!
 
    冷冷的看了苏锐一眼,凯斯帝林说道:“歌思琳,你过来。”
 
    歌思琳立刻红着脸走过来了。
 
    “过河拆桥。”苏锐对凯斯帝林说了一句。
 
    后者的面部肌肉登时就有点僵硬了。
 
    苏锐这话无疑点到了凯斯帝林的死穴。
 
    毕竟苏锐帮了凯斯帝林那么大的忙,后者也知道,自己必须报答才行——像现在这样对苏锐冷言相对,着实有点不太合适了。
 
    “反正你也不是啥好人。”苏锐摆了摆手,便上山帮刘和跃砍柴了。
 
    凯斯帝林的鼻子差点没气歪了。
 
    看着哥哥吃瘪的模样,歌思琳捂嘴轻笑出声。
 
    “是不是还想着和阿波罗一起去游山玩水?”凯斯帝林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
 
    “嗯。”歌思琳点了点头,说实话,这可是她内心深处最期待的事情了,和提升实力相比,歌思琳觉得和苏锐一起旅游似乎更重要一些。
 
    要是她的心声被哥哥所听到,恐怕凯斯帝林又得气歪鼻子了。
 
    在苏锐的面前,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凯斯帝林似乎变得极为的暴躁易怒,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看着哥哥生气的模样,歌思琳真担心他不同意,于是抱着凯斯帝林的胳膊,开始摇晃起来。
 
    “哥哥,别这样,好不容易来到华夏一趟,我也想好好的看看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歌思琳的话语透着撒娇的味道:“再说了,阿波罗对我们家族太重要了,我相信你也体会到了,我们这次的提升幅度是多么的巨大。”
 
    凯斯帝林的面色虽然还很僵硬,但是歌思琳却让他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来。
 
    能够让家族所有人的战斗力都大幅度提升,那么对于整个黄金家族而言都是极为重要的事情,凯斯帝林知道,阿波罗掌握了这种刺激潜能的方法,也就相当于掌握了开启黄金家族的钥匙!
 
    看他的样子,明显已经把这种方法给融会贯通了,根本不像个初学者,不说别的,光是这份恐怖的领悟力,就值得凯斯帝林重视起来!
 
    从现在开始,苏锐和黄金家族的关系将要翻开新的一页了!不管凯斯帝林愿不愿意看到这一点,这都是既成事实了!
 
    听了歌思琳的话,凯斯帝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歌思琳继续掩嘴轻笑了起来。
 
    这种叹气的动作,以往几乎从来不会在哥哥的身上出现,他是那么的骄傲,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能够解决,也只有苏锐才会让他如此的郁闷了。
 
    “你在这里住上几天静静心,然后才可以逛逛华夏。”凯斯帝林说道。
 
    “亲爱的哥哥,你同意了?”歌思琳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了。
 
    “我能不同意吗?我就这一个妹妹。”凯斯帝林无奈的说道:“但是有一点,我不想让你和阿波罗走得太近了,你必须静修几天后再走。”
 
    “那可说不好。”歌思琳说罢,便雀跃的跑开了,留下凯斯帝林在原地直摇头。
 
    都说长兄如父,凯斯帝林为这个小妹妹可是操碎了心。
 
    “孩子大了,就不用管太多。”这时候,从院子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没想到,这声音竟然是来自于张不凡。
 
    凯斯帝林见状,对张不凡行了一礼。虽然他的地位高,但在老张同志的面前也还是个晚辈,在这方面,大公子的教养是非常不错的。
 
    “经过了这次事情,我也是明白了很多。”
 
    张不凡难得有这么谦虚的时候,他笑呵呵的说道:“我以前总觉得他们一直是小孩子,得靠我一直帮他们把控方向,现在看来,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判断,华夏有句俗语,强扭的瓜不甜。”
 
    凯斯帝林听了之后,深深的点了点头。
 
    当然,虽然他明白这个道理,可若是让其立刻消除对苏锐的不满,还是很难办到的。
 
    接下来,凯斯帝林还要再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他带来了族长爷爷的亲笔信,还未来得及转交给刘和跃,大公子同志还想从老樵夫的身上多学几招呢。
 
    相信,等他离开华夏,回到西方,浑身上下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张不凡并不是来找刘和跃的,他在师叔祖的身上碰了一鼻子灰,绝对不会再来自讨没趣——他是来找夜莺的。
 
    对于这个女徒弟的未来,张不凡经过了两天的思索,终于有了一些新的打算。
 
    得知夜莺也不在这里,张大掌门果断的离开了。
 
    张不凡不是溜须拍马之人,让他跟在刘和跃的屁股后面献殷勤,他是绝对做不到的,可苏锐却对此轻车熟路,这货的脸皮一旦厚起来,连城墙的拐角都害怕。
 
    他才刚走没多久,苏锐就背着比自己还高的几大捆柴火,极为壮观的回来了。
 
    紧接着,这个家伙撸-着袖子,撅着屁股,吭哧吭哧的帮助老刘家干了一整天的活,又是整理菜园,又是打扫房间,还忙着洗菜做饭,那叫一个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