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实亿彩票登录 2018-08-12 13:24 的文章

相信他英灵不远也不会瞑目你看良辰美景两位姑

 楚清也越众而出,三个大柱齐声反对,堂上顿时一切窃窃私语声起。毕竟,中下层的首领中,很多人都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变故发生。
 
    三个大柱都发话了,良辰美景抬起带着泪痕的美丽眼睛,有些错愕。她们毕竟还年轻,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这场面。经验与手段,可以学习,阅历与城府,却必须要从幼稚浅薄,用岁月来磨励。
 
    但是,只有他们三个声援是不够的,挑起导/火/索的人安排在李鱼的部下当中了,他们得混在那些三山五岳的游侠好汉们当中,以李鱼的名义发动“战争”,他乔大梁才能既得名、又得利,名正言顺地继承常老大的道统,和女人、还有女儿!
 
    所以,乔向荣微微蹙眉,好像不悦于三个“激进”的大柱的意见,他略一沉吟,看向李鱼,沉声道:“李鱼,你也反对吗?”
 
    李鱼回头向外张望着,虽然外边全是披麻带孝的人群,除了一片白花花,还是一片白花花,也看不到什么旁的。乔向荣这一问话,他像是没有听见,还在焦灼回顾。
 
    乔向荣提高了嗓门:“李市长,你意见如何?”
 
    楚清站得近,拍了李鱼胳膊一巴掌:“李鱼,乔大梁问你呢?”
 
    李鱼茫然回头:“啥?”
 
    楚清恼道:“乔大梁问你,同不同意。”
 
    李鱼急忙点头:“同意!同意!嗯?同意什么?”
 
    如此庄严肃穆的场合,却有不少人忍俊不禁,失笑出声。
 
    乔向荣脸都气黑了,沉声道:“老夫问你,常老大遗言,由良辰美景两位姑娘继承其位,你是同意,还是反对?”
 
    李鱼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同意同意,完全同意!”
 
    凌约齐、楚清、郭子墨一派的人登时哗然,这跟他们事先得到的消息完全不同啊,乔向荣也惊呆了:“你同意?”
 
    李鱼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怎么?乔大梁不同意?”
 
    第五凌若一双美目悄悄流转,似乎嗅到了什么危机似的,悄悄向后退了两步,而她后边八个女相扑手,跟十二连屏的肉屏风似的,齐齐向前一步,随时准备接应。
 
    “李市长,小母鸡也能打鸣儿吗?”
 
    乔向荣安排到李鱼人马当中的心腹首领王麻子兴奋得脸上的一颗颗麻子都快变成了烧饼上的芝麻,一碰就要掉下的感觉。
 
    什么叫机遇?
 
    这就叫机遇!
 
    他不但遇到了机遇,而且还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只要这时他以李鱼心腹的身份发动变乱,从而使得乔大梁顺利上位,他就是“从龙第一功“,他就可以从见不得光的一个死卫首领,一跃而为大桁、甚至大柱。
 
    至于他此刻跳出来,也属“乱党“,应该被处决,即便顺利脱险,他这副特别有特点的容貌很容易被人认出来的问题,他完全不担心,因为……他根本就没想那么远!
 
    他只是灵机一动,突然福至心灵,觉得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往上爬的机缘,生怕被别人抢了先,所以马上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了。他根本就没想过那么长远的安排。
 
    “堂堂男儿,安能跪伏在一个女人的裙下?常老大的遗嘱算什么,乔大梁算什么,你斗垮赖大柱,逼死王大梁,合该为西市之主,我等愿受驱策,谁敢反对,老子第一个杀他!”
 
    王麻子挥舞着他裹了素绫的刀,越说越是兴奋,一语既罢,挥刀就向旁边桃依依桃大柱序列中的一个头目劈头砍去。
 
    一看首领动手了,安插在李鱼序列中的乔向荣的人纷纷出手,一时刀光剑影,血光四起。凌约齐、楚清、郭子墨的人登时也行动起来,一场混战,登时爆发。
 
    第五凌若一退,再退,已被手下稳稳护住,八个胖妇人都手执沉重的镔铁降魔杵,虎视眈眈,不向其他人发起进攻,但一瞧她们气壮如山的模样,也没人敢向她们这边冲来找死。
 
    第五凌若站在360度无死角的肉盾中间,一双妙目却关切地盯住了李鱼。
 
    理智告诉她,那不是她的心上人,只是相似到了极点的一个陌生人。
 
    但感情,却不由自主地让她代入进去。
 
    她不相信李鱼这么蠢笨,就凭他之前的种种行为,今天显然是夺位之争,所以李鱼既然这么说,一定也有相应的手段,那么,她只静观其变罢了。
 
    李鱼果然大怒,咆哮道:“混账,你是哪边的,来人啊,把这些吃里扒外脑生反骨的人全都给我拿下!”
 
    李伯皓、李仲轩一声称诺,“哧啦”一声,先脱衣服,登时浑身珠光宝气,又变成了千眼魔君,晃得人眼花缭乱。
 
    那些本就只擅长打乱仗、施闷棍、下黑手、撩阴腿的江湖豪杰们登时如鱼得水,加入了战团。
 
    不会武功、不曾密谋其事的人大多怪叫着躲闪奔逃起来,而有所准备的人则是各寻对手,捉对儿厮杀。
 
    叱喝呐喊声中,张二鱼老佛一般稳稳地站着,当然,他能有如此风范,是因为身边足足九个高手,将他护卫的稳稳当当。
 
    “乔大梁,常老大尸骨未寒,西市就生如此变故,相信他英灵不远,也不会瞑目。你看良辰美景两位姑娘,年轻识浅,确难承当大任啊。为西市无数凭此养家糊口的兄弟考虑,你该激流勇进,果敢担当起来啊。”
 
    他奶奶的,想既当婊子,又立牌坊是不可能了!
 
    乔向荣此刻把李鱼挫骨扬灰的心都有,眼前乱成一团,他及时发声表态,对左右大局走势确实至关重要,他不说话,张二鱼就不好出手,这场混战谁输谁赢还不好说呢。
 
    因为,他忽然发现,常老大留下的嫡系力量,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弱。以那些老军为例,他们在西市确实没什么影响,每个月只是依时领俸罢了。但打斗起来,这些老军居然依旧颇有章法。
 
    更可怕的是,他们每个人都领了几个子侄,或者几个随从家仆来,而这些人居然都懂军阵之法,虽然他们单人战力不强,却以他们跟从的老军为核心,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军队,所用的也是军伍中相互配合的战阵之术。
 
    就是简单的劈砍、挑刺,就是简单的远近搭配、上下结合,其威力却不逊于一个练过二十年武艺的单兵高手,再不增加力量,弄不好要翻盘。
 
    想到这时,乔大梁也顾不得要那“牌坊“了,他马上大声道:“为西市无数黎庶,乔某说不得,也只好挑起这个重任了。良辰美景,速速叫你们的手放下兵器,否则,乔某就不客气了。”
 
    站在灵前的良辰美景气的美目大张,良辰怒喝道:“休想!原来满口仁义道德,真正觊觎西市之主宝座的人,却是你!”
 
    美景道:“无耻之尤,西市绝不能落在你这种人手中,你心术不正!”
 
    乔向荣冷笑一声:“那你们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啊,谁敢反对本大梁晋位,杀无赦!”
 
    大厅中登时无数人应喝起来,一时士气大涨。
 
    乔向荣本不愿张二鱼参与过多,可是西市群雄如果死伤大半,他纵然得位,也是元气大伤。西市之所以外人针插不入,是因为它自身够强大,如果太弱了,外人都未必需要渗透,而是直接取而代之了。
 
    所以,他必须得尽快结束乱局,只好向张二鱼拱手道:“张老佛,说不得,还得请你施以援手,助我弹压平乱!”
 
    张二鱼笑眯眯地道:“路见不平,岂有坐视之理?何况常剑南与我有袍泽之旧?来人啊,助乔大梁一臂之力,胆敢反对乔大梁晋位的,给我杀!”
 
    八柱之首的洪辰耀逃命功夫果然一流,他本来做为核心人员站得离棺椁灵位特别近,这时居然在四面八方的剑影刀光中,安全且顺利地溜到了门口。
 
    张二鱼的声音传来时,他已经一脚踏出了门槛,听到这话,只回头看了一眼,摇一摇头,然后……就不见了。
 
    张二鱼带来的人不少,他是来参加葬礼,本不该带太多的人,但只有他多带人,谁也没意见。因为,他跟常剑南一样,原本是军中将领,到东市的时候,也带了不少老军,虽不及常老大三百老军精锐之多,也有两百上下。
 
    这些人当然也算是剑南的老部下,前来吊祭顺理成章,所以就来了。这些人即便不带子侄仆从,也有两百多人,一俟加入这厅中大战,登时成为一股主要力量。
 
    忠于良辰美景的老军、安如、桃依依的嫡系、李鱼的游侠军,登时被压制下去,力量最薄弱,但自保有余的第五凌若则带着她的人退到一角,保持中立去了。
 
    就在此时,“砰”地一声巨响,正自混战的众人骇然望去,就见那棺椁的盖子翻滚着飞上了半空,重重地砸在举架极高的厅顶承尘上,震起一大片粉尘,又重重地落到地上,弹跳了两下,才停住。
 
    棺中,常剑南依旧保持着双拳上举,天王托天的威武之姿,豹眼怒瞪,挺立其中,乔向荣吓得一声怪,身边大账房尖声道:“炸尸啦~~~”
 
    良辰美景正持鸳鸯刀与人血战,见此情景,也不禁呆住,良辰颤声道:“老大……”
 
    声音顿了一顿,又与美景珠泪欲流,齐齐唤道:“爹?”
 
    正准备躺在地上施展“寝技”的李鱼见此一幕,不由暗叫:“果然!天上不会掉馅饼,天上只会掉陷阱!乔大梁要坑我,常老大要坑乔大梁,这西市,处处是坑啊!”